睡前盲狙上海卷……
想看看出题组会不会出一个比去年更坑的题目【摊手】

如果太坑……会鸽吧……望天……

晚安。

尝试了一个很有意思的测试,得到一个类型和描述在我看来有些矛盾的结果诶~

自认是热血型的,灵感迸发的时候热血沸腾,文思泉涌,下笔如有神,灵感退却时就感觉怎么写都是干巴巴的,改了又改,直到再也写不出。

而这个类型描述的样子又是我一直向往的目标,非常希望能像这样发展呢。

还要继续努力(๑•̀ㅂ•́)و✧



以下是详解:

『热血型写手擅长将小说制作成一个井井有条的为自己的想法服务的实验场,他们喜欢用构想的故事阐述和分析问题,并且以比较强的执行力具体地贯彻执行之。』

『构想比较庞大、奇妙的物语,用以阐述或暗含一些复杂的道理,是SDCT型创作者常见的做法。』

『SDCT型作者对于用故事达到某种效果有着比较强的野心,喜欢反复推敲自己的想法,以确保自己的构思能很好地传达自己的意图,再以富有冲击力的具体场景实现之。他们热衷于用层层设计传达一些深刻的想法。』

『热血型作者构画的故事一般很容易引人入胜。』

宗白华先生这一首小诗很美。

共同沐浴在星光下,难以言喻的情感脉脉流转在彼此心间,真是太美好了。

最近入手了彩墨,颜色都很漂亮,特别喜欢^o^

你是年少的欢喜

谈一场恋爱是什么感觉呢?
最近,少女小芸咬着笔杆子总在思考着这个问题。

是一起走在路上,假装毫不在意地谈天说地,其实彼此心照不宣地悄悄搭上了手?
是垂头丧气、孤身一人,却能在看到对方的那一瞬间眼中亮起的光芒?
是懒洋洋地坐在长椅上,拿起一边耳机递给对方,一起听起小幸运的温暖?
是互相讨论一个话题时,对方能巧妙接住自己话头,然后会心一笑的默契?
是情绪低落、伤心难过、茫然失措的时候,对方贴心的一个拥抱?
还是制作的作品大功告成、大获成功时,给了对方一个得意的挑眉,对方还了一个灿烂到让人窒息的笑容?
亦或是无论顺遂还是困顿,彼此都是并肩而行,纵使分开也依旧给予对方最美好的祝愿呢?

是不是有点过于像童话了呢?少女愣愣...

拿到两张凯凯王的卡,开心(ฅ>ω<*ฅ)

感谢!!!!!给太太一个大亲亲(づ ̄3 ̄)づ
@付阿沉_ 

话未完,人已离

复联三观后感/主观情绪严重/剧透预警/慎入


因为昨天太忙了,没来得及去看,然后就在看着各种隐晦含蓄、语焉不详的观影感受,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进了影院……
然后,我觉得自己大概需要好好缓缓……

灭霸可能是我看过人物形象比较饱满的角色了。他的目的也不是不能理解,不对……应该说是理解但是真的无法赞同。想要保持宇宙的平衡,就得把已存在的生命消失掉在他看来过剩的一半。先不说随机死亡的随机概率是否存在,仅仅是毫无道理的死亡就难以接受。
可能在我看来,生命的死亡不应该是某个人一念之间的存灭吧……
即使最后灭霸一个人心满意足地看着落日,似乎一切都温暖祥和,事实也未必如他所愿,他自己牺牲掉了很多很多。一意孤行的结局...

纵使彼此理解加深,然而裂痕产生了就再也回不去了哎……

这么多年下来,他们也累了,看淡说不上,只是渐行渐远了……
到头来,还是旁观的人们不断回顾不断感叹着这段往事。

无论风与月,终是付与说书人。

怎么说呢,考古大概是最繁杂也是最难受的事情了……

本来是打算今天晚上好好把pre的ppt做完的,结果打开了网易云音乐上「随便听一听」的评论区,开始顺藤摸瓜……一发不可收拾……

也许每个人的年少时候都有一本书的存在吧。明晓溪,沧月,匪我思存,唐家三少,蝴蝶兰……一个个熟悉的名字都能不假思索地说出来。而对于我来说,只能是江南的《龙族》,只能是衰仔路明非一路行走一路长大的故事。
2010年从小说绘上看到龙族,接着一期又一期地追文,购入实体书,和朋友谈论这些少年,聊着作者怎么写出来这样的世界……说来也有意思,《哈利波特》都是因为《龙族》去看的。
后来,江南的《龙与少年游》出版了。我也开始渐渐从《龙族》扩展到了...

溺毙 (段龙/短篇)

深夜报社/些微意识流/谨慎阅读/谢谢

他似乎在下坠,风在耳边呼呼作响,一片黑暗之中什么也摸不到碰不着。渐渐的,好像有了光,风也缓缓地静了。他的脚终于感觉到了实体,试探性地伸出手,想要找寻什么让自己站立起来。
突然间,一只手牢牢地抓住了他,光仿佛一下子从黑暗中迸裂开来,却不刺眼,暖暖地围着他,等待他适应。所以他不慌不忙,安心地等一切从白光中显现出本来的样子,或者是手上传来的力道很熟悉,熟悉到让他迅速平静。
光先是从最近褪去,眼前那人的轮廓一点一点地清晰起来。男人依然还是那样,戴着金丝眼睛,西装革履,满满的社会精英气息,可他知道男人眼底全是沉淀多年的仇恨与黑暗,对方在他面前未曾克制过。
现在,男人却是满目...

We had a right to live anywhere in this country we chose.

We had the right to become whatever we wanted to become.

——Alice Walker 

"The Civil Rights Movement:What Good Was It?"

© 穆漩|Powered by LOFTER